梵尼拉之湖

传火祭祀场的灰烬骑士梵尼拉,热衷冒险,热爱文学。但由于最近沉迷于楚留香无法自拔,所以就不能常和小伙伴们一起互送运载目标,跪舔瑟兰迪尔,或是在罗马培养刺客(๑•ั็ω•็ั๑)

楚留香杂食,主食武华武bgblgl均可,只要有粮就行!!!
期待有画手爸爸勾搭我啊QAQ

无人赴约

(在a游的边缘试探,所以有了这篇文,配合bgm无人赴约或柴田淳的月光浴食用更加哦!!)

武华

自从那次江南渡口送别闻道行之后,美酒和声色成了李忘忧新的伙伴,他变得不再无忧无虑,仿佛一夜间对这个江湖失去了兴趣,不再掺和各大帮派之间的恩恩怨怨,也不再热衷于行侠仗义。只有背上那柄略微锈蚀的沧澜剑默默无声地夸赞着他曾经的光辉岁月。

江湖上的朋友们总笑他像个刚死了丈夫的"寡妇",李忘忧只是轻轻地笑了笑,然后继续低着头喝他的闷酒。
"别等了,走了这么久也没个音讯,肯定等不到他了。"
"再说了,江湖这么大,肯定还有更好的。"朋友们都这样劝他。
"说的就好像真的丧偶了一样,说不定哪天他就突然回来了。"这话李忘忧是说给自己听的。

晚上,他想借酒消愁便来到酒馆自斟自饮,冷不丁地想起闻道行,想起他们共同经历的快乐往事,想起道行要离开自己的时候因一时冲动发下的誓言——会一直等下去,直到他回来。闻道行是何人,竟然使他这样一块不问风月之事的木头突然间开了窍,如果不是因为他老是追着自己要钱大概他俩的命运永远都不会有交集,要不是因为那次道行不小心喝多了,给了他一个吻,他大概这辈子都认为他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想到这李忘忧觉得有些头痛,可能酒还没喝够吧。
华山的师兄们总说酒喝多了,人就会做梦,他已经喝到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恍惚间,似乎听到有人在门外低声念诵着《清净经》,大半夜的,酒馆怎么会来道士?忘忧赶忙放下手中的酒杯,立刻追了出去——而门外的场景另他大吃一惊:本该是夜晚景象的金陵,现在却是日上三竿,闻道行穿着鹤舞套站在明媚的阳光下正含笑望着他,像是雪霁初晴的华山一般美好。
"忘忧,我回来了。"
"真是的,我一点也不想你!"他走上前,用力抱紧眼前的人,对方也抱紧了他。
"呀,忘忧真是不坦诚呢,耳朵都红了。走,带你去个有趣的地方。"
"是什么地方?"
"去我心里。"闻道行还是用那副文雅的样子温柔地看着怀里的李忘忧,可却笑的像个狐狸。
他搂着忘忧,闭眼施法
一阵香风吹过,李忘忧发现他俩正一丝不挂地在自己家的床上滚作一团,而道行正用有些贪婪的眼神扫视着他的身体。这让他有些难为情,因为李忘忧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处在对方焦灼的视线下产生了一些难以启齿的变化,他有些害羞的蜷起身子试图掩盖此刻的尴尬,这些细微的动作当然逃不过道行的眼睛,他只觉得非常可爱,随即俯下身,毫不犹豫地吻上忘忧的嘴唇,并用舌尖细细品味他口中令人心醉的酒味。
"唔…"李忘忧被闻道行的举动惊住,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愣了一下,但很快他便不再犹豫,大胆回应起这个吻,他的行为无意中给了闻道行鼓励,摇曳的烛光照亮对方墨色的眸子,也映出他瞳孔里里隐约燃起欲望火花。慢慢地,闻道行放开他的唇,并将这些轻柔如同羽毛般的吻散布到李忘忧身体的其他部位。
紧接着,爱情便如同潮水一般冲垮了两人心底最后一丝理智。
场景再次变换,这次是在夜晚的芳菲林,铺满花瓣的桃花林里他们俩以天为被,地位床,用身体尽情地诉说着对对方的思念以及爱慕之意,那些情意绵绵的爱抚与情话,都化作激烈地纠缠与无尽的渴念,融入两人的心底。

一番云雨过后,忘忧已是筋疲力竭,半梦半醒间感到闻道行有些不舍地吻了吻自己的脸颊,又听到他低低的叹息。

他是风流浪客,却为情所困
而他本一心求道,如今却难舍尘心

"忘忧…我们…此生…可能要江湖不见了…"他终究是要离开的,修道之人,不能对人间有任何留恋。
只是希望临走之前能再多看他几眼。

"站住!"李忘忧想喊他名字,嘴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能感受到到闻道行恋恋不舍地望着自己的目光,能听到他那句江湖不见,甚至能看到他的身躯正开始化为蝴蝶,直至最终整个人都消失不见…
可他却没办法挽留那人离去的脚步…
正如江南渡口那只远去的白帆。

"缘分已尽"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李忘忧身后响起,他吃了一惊,整个人像是失重般从空中跌落。

然后他就醒了…

睁开眼,什么也没变,还是那家小酒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坐在店中,旁边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坛。
他走出酒馆,抬眼便望到一轮明月,只是那月下无人等候。

"我终究是等不到你回来了。"
(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梵尼拉之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