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尼拉之湖

传火祭祀场的灰烬骑士梵尼拉,热衷冒险,热爱文学。但由于最近沉迷传火无法自拔,所以就不能常和小伙伴们一起互送运载目标,跪舔瑟兰迪尔,或是在罗马培养刺客。
期待和更多的小伙伴们一起在魂的世界里书写属于我们自己的《剑风传奇》(๑•ั็ω•็ั๑)

はな(花)

其一   樱与月

(来来来吃刀子,配合lana de ray的dark paradise食用更佳)

源氏/宋哈娜

蔚蓝的天空下大片大片的樱树簇拥着威严的岛田城,这里便是花村,岛田家世世代代的居所。
"今年的樱花真美。"宋哈娜心不在焉地瞟了眼道场外那些樱树说道。"是啊,但就是花期太短。"半藏默默地看着飘落进茶杯里的花瓣"等过了这个季节,院子里便光秃秃的一片,什么也没有。真不明白源氏那小子怎么会喜欢这种短命的花……""源氏……"逝者的名字被提及,宋哈娜内心深处那未曾真正愈合的伤口又开始像被撕裂般隐隐作痛,紧接着悲伤和后悔像鲜血一样争先恐后地从伤口中涌出,常年积压在心头的痛楚最终还是爆发出来。本以为自己如今已能够坦然接受那人的逝去的噩耗,可闭上眼,视线为何又开始变得模糊?恍惚中她记起自己第一次看樱花,是和岛田源氏一起的,他们坐在樱树下,凝视着远处山谷中云雾般繁盛的八重樱,感受着和煦的微风裹挟着落花拂过面颊…那些细嫩柔软的花瓣四处纷飞,有的落在地上,有些则落在房顶上…层层叠叠,就像夕阳下的粉霞。宋哈娜并没有被眼前的景色所打动,反而不动声色地偷瞄着旁边看似双眼放空的源氏,他们俩第一次距离如此之近,只要他再往这边靠近一点点,恐怕她那"震耳欲聋"的心跳声就要将自己那"蠢透了"的"少女心"彻底出卖。可这样的景色又是多么适合互诉衷肠啊!源氏的手就放在他的膝盖上,如果她现在就把自己的手搭轻轻搭上去的话……不,还不能,假如他喜欢的不是自己,那今后该有多么尴尬,恐怕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吧?正当她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的时候,一轮满月悄然升起,它的光辉照的整个山谷仿佛镀了层银般美妙"看啊!"源氏的惊呼打断了她的思考,宋哈娜这才将视线转向眼前的盛景——那些原本是粉色的花朵在月光的照耀下竟渐渐变得像雪一样洁白。
宋哈娜以前从没仔细地欣赏过任何一种花,她认为这些东西太短暂了,不值得一看,却没想到有一天会因为某个人而爱上某种花。吸收了月华的樱花们像有了生命一样,随着阵阵和风摇摆起来仿佛正跳着欢快的舞蹈。
"真美啊!跟白天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宋哈娜被眼前的景色震惊到了,这般景象是她不曾见过的,甚至以前也不曾想象过。一片片的雪一样洁白的,又像是浪花般起起伏伏的,那些竟然都是樱花啊!
她呆住了。
"没想到你跟我一样!"源氏轻轻拍掉落在自己身上的花瓣,笑了"在最壮美的时候戛然而止,樱花的生命竟然与武士的命运如此相近……怪不得人们总把它作为武士的象征呢?"但随后他的声音渐渐变得柔和,好像在思考什么。
"但要是没了今夜的满月,樱花的魅力会被大大削减吧?"忍者又换了个姿势,把双手垫在头后,身体靠在树干上,双腿蜷起至胸口。出神地望着夜空中的那轮明亮的满月
"可假如没有了樱花的衬托,月光也显得苍白无力了呢。"宋哈娜看着落了一地的花瓣轻声回答。
"那你呢?你愿意做带给我光明的月亮吗?"
宋哈娜回头,正好对上源氏那双深邃如同浩瀚夜空般的双眸,她好奇的望进去,那里面不仅倒影着樱树,月光……甚至还有……
那明亮双眸深处,还有什么呢?过太久了,细节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除此之外还看到了那抹源自灵魂深处的微光,莫不是……
……想不起自己当时如何回答了,可是源氏说那些话的语气和神态还像发生在昨天一样,以至于她总以为他未曾离开过人世间。然而随着回忆的结束她还是回到冰冷的现实中——那件事之后,关于源氏的一切都被守望先锋的成员"贴心"的抹去。特别是在宋哈娜面前,大家尽量避免提及源氏的死亡。说是防止要她"悲伤过度"做出的"人性化处理"。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人终究还是忘记了。"抱歉,哈娜,这不是你的错……我也没有责怪你,只是,我们都应该学会忘记。"半藏没料到宋哈娜仍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谢谢您,我明白。"宋哈娜擦去眼角的泪水,摇了摇头,朝半藏挤出个苦笑,"您难道忘了源氏为什么而牺牲吗,这让我如何忘记他?岛田先生,如果是您,您会为了所爱的人,成为转瞬即逝的樱花?还是成为永恒的月光?"
"这两样东西我都不想成为,樱花太短暂,而月光又太凄凉。看来能选择成为樱花不惜一切保护你的那家伙,应该是对你动真情了吧。"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4 )

© 梵尼拉之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