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尼拉之湖

传火祭祀场的灰烬骑士梵尼拉,热衷冒险,热爱文学。但由于最近沉迷于楚留香无法自拔,所以就不能常和小伙伴们一起互送运载目标,跪舔瑟兰迪尔,或是在罗马培养刺客(๑•ั็ω•็ั๑)

楚留香杂食,主食武华武bgblgl均可,只要有粮就行!!!
期待有画手爸爸勾搭我啊QAQ

故友

CP:华武华(主bg)
(对,你没看错,确实是华山和华山的修罗场。虽然我这两个都吃但是这一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站啊QAQ)
根据亲身经历改变
(最近一件很像道姑朋友的事情真的就发生在我身上了⊙﹏⊙蓝瘦)
为了保护当事人,所以我没有给出当事人id,嘛,就当个故事看吧。

自我离开华山师门,有很长一段时间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我曾与无数的江湖侠士仗义天涯,也曾与他们煮酒论剑,曾与他们游历四海,谈笑风生,甚至曾在金陵的街头杂耍卖艺。那些日子虽穷的响叮当,可心里实在痛快;美酒作伴,刀剑为友,潇洒赛神仙。
后来,我因为论剑受伤而被送往云梦进行治疗,遇到了一个武当——那是个让我一想起就会黯然神伤的人。
而我在他眼里却成了个笑话。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他一见倾心,只记得那天清晨,微风拂过池中的桃树,无数花瓣像雨点般落在水中,有位玉树临风的道长穿着崭新的燕衔枝正在冲我这个方向浅浅一笑,这个笑如同三月的阳光般照亮了我的世界,也融化了我心中的积雪。
"你来了?"他亲切地问到,就好像我们很久前就认识。
于是,从不在意情爱之事的我开始有了自己小小的心愿,开始留意世界频道上他发的每一个动态。每次康复完我每天都会在汤池等他,而刚好他每晚都在,一来二去我们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好友。
"呦!华山小姐姐!伤好点了吗?"他一见到我就开心地围着我绕圈子,大声喊到。
"好多了,医官说再过半个月我就能离开这了,谢谢关心!"
"好,那就来插旗吧!我看咱们俩修为都差不多,等级也差不多……就算是以后离开也要常来这坐坐啊!云梦这么好的地方。"
"当然!"我猜他可能舍不得我吧,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
只有第一次插旗赢了他,后来就再也没有赢过。后来我按照约定来云梦汤池找他,他依然会热情地围着我绕圈子,切磋,或是聊天,还会卡出各种有意思的bug逗我开心。所以那时才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也喜欢我。
后来我狠了狠心在金陵买下房子,忙于打理,做任务的次数少了,修为也一直停留在很久之前的等级。等我终于闲下来,第一时间就赶往汤池,可令人失望的是他却不在,连着等了好多天都不在,不知道去了哪里。于是我给他写了一封又一封没有回复的信,看着他灰色的头像却无可奈何。
就这样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有一天我在到十二连环坞偶然遇到他,他的师父还有他的师兄们,一个华山,两个道长。他们打的正起劲,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
"好久不见了道长!"我戳开他小窗小心翼翼地问到。
"啊,是华山小姐姐啊,你好啊!"过了好一会他才淡淡地答到。
"最近怎么不去云梦了?"我点开了他的资料,发现他的修为和等级已经远远在我之上,这仅仅是一个星期没联系啊。
"嗯,不常去了,大家都买了房子所以云梦最近没什么人去了。"
"是啊,我最近也有了房子,不知道长有没有时间来我家坐坐呢?"满怀期待地问到
"不了,我这边也有房子。"他的回答像一盆冷水浇灭了我的期待。
才几天没见,突然发现我们之间已经无话可聊,心情已经低落到谷底。
"那,道长,来打架吗?我……"
"姑娘,咱们修为差太远了,怕把你弄伤。"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道长哥哥!师父催我们回去了"他的华山师弟急匆匆地跑过来拉拉他衣袖,半是嗔怪半是撒娇道"走嘛走嘛!六郎我肚子好饿啊!"
武当神色复杂地看了看我,然后牵着华山师弟的手就这样潇洒地离开了。我呆呆地忘着那两抹桃粉色的身影消失在天际,眼泪却悄无声息地冒了出来。
好像明白了什么,但还是不甘心啊!看他满世界地发情缘广告不像是有家室的人,某一天偷偷潜入他家果然发现他总和那个华山师弟呆在一起。
"那个华山师弟,可能就是他的恋人吧。"我鼓起最后的勇气试探他。
"道长,我看到你在世界频道贴的征婚启事了,那,我怎么样?"
"……什么?"他果然很惊讶
"……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你不也刚好缺情缘吗?"
"那个,姑娘啊,你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但我喜欢的是比我强的男人啊(修为比他高的男人),真的很抱歉现在才告诉你。"预料之中的答案,所以并没特别失望。
"哎……算了"我叹了口气,所谓的插旗切磋不过是他当时拿别人做伤害测量的一个借口,一旦伤害高于对方就将他弃之如蔽履。
而我竟然还天天盼着他,真是愚蠢至极。
"为什么你不去自家门派找找呢?听说华山的师妹都很抢手呢!你这么漂亮,肯定有不少追求者。"
我的追求者有很多,但是没有人比得上你。我在心想。
"你怎么了?很难过吗?"他发来一句不咸不淡的关心。
"没有,我很好。那,以后有缘再见吧。"删了他好友,又改了名字。没关系,不出两天又会变回原来那个无忧无虑的我,继续游历只有一个人的江湖。

虽然是这样,可我还是希望能在阴雨连绵的三生树下遇到一个同样为情所困的男人,走到他身边为他撑一辈子的伞。

金陵的雨又下大了。

评论
热度 ( 11 )

© 梵尼拉之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