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尼拉之湖

传火祭祀场的灰烬骑士梵尼拉,热衷冒险,热爱文学。但由于最近沉迷于楚留香无法自拔,所以就不能常和小伙伴们一起互送运载目标,跪舔瑟兰迪尔,或是在罗马培养刺客(๑•ั็ω•็ั๑)

楚留香杂食,主食武华武bgblgl均可,只要有粮就行!!!
期待有画手爸爸勾搭我啊QAQ

#一个基于乞讨行当的小脑洞

武当:贺道元/华山:华司九     师徒年下

等到华司九醒过来的时候,已是黄昏,他吃力地坐起身,发现自己正赤条条地躺在点香阁香气缭绕的帐子里,正准备找衣服时候却摸到枕头边放着的一只香囊,里面装了些碎银。
“嗯?”他想起昨天本应在酒馆里独饮浊酒,看酒馆里的姑娘唱歌跳舞,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凡是明眼人根据他脖子上的可疑红痕,枕头边的碎银和被随意扔在角落的衣裳,都能推断出昨晚应该是个“令人销魂之夜”,可惜的是华司九似乎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匆匆穿好衣服,想着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呀,司九少侠啊,先别急着走啊小兄弟。”糟糕,是沈袖的声音!“今晚还要接客呢。”
“接…接客?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叫花子!我卖艺不卖身的!”司九被笑眯眯的沈袖吓得冷汗直冒。
“不管你之前是什么行当,只要被卖进点香阁,就要听客人的安排。再说了,我们点香阁最近也规范了许多,除非两厢情愿,原则上是不允许'那种事'发生的。”沈袖摇着折扇,笑的像只狐狸。“小兄弟,运气真好,那位昨晚'在你房间过夜'的客人今晚还会来,以后会不会再来也说不定。他不仅有钱,模样还真不错呢。”
“模样?有钱?”
“小伙子,顶替蔡居诚的头牌位置,我看你很有潜力。”沈袖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司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为了稳住躁动不安的华司九,沈袖安排他了好几场论剑,直到他累的筋疲力尽,约定的时辰也到了。
“算了算了,能熬过这一晚就熬过这一晚,万一对方是个美貌的俏富婆,那我不就赚大了?"论剑过后体力耗空跑也跑不动,他只好老老实实地呆在香气缭绕的房间里不切实际地乱想。

一直等到月上柳梢头,华司九终于快熬不住了,他依稀听到房间的门被什么人轻轻推开。连忙睁开眼,有个穿着鹤舞袍的年轻道士走了进来。
“徒弟…?!怎么是你……?”他刚想挣扎,却被自家徒儿压倒在床上。
"师父,春宵一刻值千金,昨晚你喝多了,没享受到,今夜咱俩可要好好快活快活~"

红色的床幔被悄悄放下,房中蜡烛摇曳,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评论 ( 1 )
热度 ( 47 )

© 梵尼拉之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