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尼拉之湖

传火祭祀场的灰烬骑士梵尼拉,热衷冒险,热爱文学。但由于最近沉迷传火无法自拔,所以就不能常和小伙伴们一起互送运载目标,跪舔瑟兰迪尔,或是在罗马培养刺客。
期待和更多的小伙伴们一起在魂的世界里书写属于我们自己的《剑风传奇》(๑•ั็ω•็ั๑)

如果……

特想看示弱的格里菲斯

(老生常谈雪地打架梗,挺好奇男人都是用打一架这样的方式来送别的吗?断背山也是这样)

"再见。"格斯头也不回地走了。

格里菲斯呆呆地跪坐在雪地里,任凭寒风吹打。

他没有料到格斯竟然会真的离开他,还挑了一个这么美好的时候,而格里菲斯显然更低估了格斯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已经不仅仅是一枚棋子这么简单了。

其他人赶忙跑了过来,他们看看失落的格里菲斯,又看看远去的格斯,心急如焚却毫无办法。

这时,急性子的卡思嘉追上格斯,一拳打在他胸口上却反被格斯抓住手腕,她嚷到"你这混蛋!真无情!你也不看看格里菲斯在你走之后有多难受!就是因为你他才变成这个样子的!"说到这,一向坚强的女百夫长竟然一下子泣不成声。格斯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卡…"

"我早就知道了!我永远也无法像你那样和格里菲斯并肩而立,我做不到,因为你在他心中是特别的,唯一的,无可替代的存在!他当时冒着多大的风险一次次去救你,你还不明白吗?"她擦了擦眼泪,重重地叹了口气。

格斯望着跪在地上的格里菲斯,回想着卡思嘉的话,愧疚感油然而生。

"卡思嘉,别说了。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格里菲斯不带任何感情地命令道。

女百夫长似乎还有些不放心他们,但捷度还是把她拉走了肩膀"这可是团长的命令。你不希望他发飙吧?"

"喂,格里菲斯,真的不要紧吗?"等所有人走后,格斯满怀愧疚地走回去,并朝那有着绝美面容的银发男子伸出一只手"那个…我很抱歉…"

格里菲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拉住那只手站了起来,他抖了抖落在头发上的雪,用一种极度悲伤的语气说道"真的要走的话,我也没办法留住你。但是我想告诉你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假如你现在走的话我们全都会完蛋——那个世界的就是因为你出走而备受打击,接着和公主的风流韵事不幸被发现而深陷牢狱之灾,最后这颗霸王卵——会把我变成恶魔…你的伙伴们也会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他转过头用哀伤的蓝色眼珠仔细盯着格斯慢慢变得惊愕的面孔。"但是现在这些事都没发生,尚有挽救的余地。这是第二次选择的机会,你还会离开吗?"

"别走,格斯,就算是为了鹰之团,为了卡思嘉。"他像是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般下意识地握住黑色剑士的手腕并贴在自己胸口,滚烫的泪珠顺着脸颊一颗颗悄无声息地落入无垠的雪野上。格斯从来没见过如此无助的格里菲斯,一种异样的情感溢满了他的内心,促使格斯主动解下自己的斗篷为格里菲斯拭去眼泪。他能感觉到斗篷下格里菲斯的身体在轻轻颤抖。

"不会的,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猝不及防,落入了黑衣剑士那温暖的怀抱,被封闭已久的心脏不知何时跳动了起来

"千军万马之中,唯有你……"未说完的告白飘散在凛冽的寒风中,如同蜜糖般浓郁的情感凝结为一个眼神,一滴泪水,和一个落在格斯额间,比羽毛还要轻盈的吻。

——属于格里菲斯的吻。

(end)

啊,好想看格里菲斯亲格斯的场景啊,就算是只亲额头也好…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梵尼拉之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