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尼拉之湖

传火祭祀场的灰烬骑士梵尼拉,热衷冒险,热爱文学。但由于最近沉迷传火无法自拔,所以就不能常和小伙伴们一起互送运载目标,跪舔瑟兰迪尔,或是在罗马培养刺客。
期待和更多的小伙伴们一起在魂的世界里书写属于我们自己的《剑风传奇》(๑•ั็ω•็ั๑)

感觉这首歌好适合格斯啊,尤其是狂战甲之后。

格斯被命运玩弄却不断与命运抗争,感觉就像是被困在笼子里的狂狼,就算是磨灭了利齿和爪子也在所不惜,这种精神才是强者应该具有的精神吧。

格里菲斯很强,但他更多的是犹豫和挣扎,对于一个统治者来说是不被允许的。所以最后才选择了遵从命运的安排放弃了人性。而他成魔之后仍放不下过去,所以他也是个蛮纠结的角色的。如果说格斯的一生都是在与命运抗争,那格里菲斯的一生就是在与自己的人性抗争,最后有可能会因为始终无法战胜自己的人性而丧命。(始终对嘎子下不去手啊)

当然我更希望看到他们俩能摒弃前嫌再一次并肩作战反抗深渊之神(毕竟深渊之神才是一切不幸的开端不是吗?如果深渊没给蛤蜊那个霸王卵。。。),然后格里嘎子双双战死,用他们的性命换来万世和平。。。公主失去了爱人,但重新振作起来成了米特兰女王,卡思嘉痛失所爱随格斯而去。史尔基和猴子一起去修仙,并且修成正果。狐狸和大小姐改造了法王厅,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格斯,法尔内塞把他们一起冒险的故事写成诗歌,被后人传唱。之后这波人也慢慢老死。

再说说我想象中的格斯和格里菲斯的结局:由于俩人前世的羁绊是在强烈,所以神满足他们的愿望让他们转世成了普通男女,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代价是格里失去上辈子的记忆,而格斯没有)格里菲斯(这辈子的蛤蜊是妹子)给嘎子生了一堆孩子,并给孩子们取的名字都是鹰之团老成员的名字(卡思嘉,捷度,比宾,格尔斯卡,里基特。蛤蜊说她希望她的孩子们像鹰一样自由的翱翔所以给他们起了鹰之团成员的名字)

某天格斯突然听到窗外有游吟诗人在唱他和格里菲斯上辈子的故事,突然想起他的朋友们,顺便去看看他们,可惜他转世的太晚了,他的朋友们大部分已死去多年。唯有史尔基还活着并一眼认出了他。

年迈的史尔基告诉他卡思嘉在他死去之后也自尽了。格斯觉得很后悔,就偷偷跑到卡思嘉的坟边悼念她(毕竟上辈子爱过的女人嘛)

当他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傍晚,妻子格里菲斯已经做好了饭在等他,孩子们一看到他就扑了上去又亲又抱。格斯想到上辈子舞会事件过后他和格里菲斯平安归来鹰之团的成员们也是这样,然后他就哭了。

晚上他跟格里菲斯讲了他们上辈子的事情,但用的是第三人称,蛤蜊已经完全记不得了,但她只记得自己一直憧憬着格斯,并且想和他平静的过一辈子的愿望。蛤蜊安慰格斯并对他再次捧脸杀,然后格斯亲了她,之后就是蜡烛被吹灭,音乐响起,剑风就结束了。

这tm才是我想要的结局啊啊啊啊啊虐死我了自己发个糖吃吃

Monster - Imagine Dragons

Ever since I could remember, 
从我有记忆开始
Everything inside of me, 
我心里的每件事 
Just wanted to fit in (oh oh oh oh) 
就是想要融入这里
I was never one for pretenders, 
我从来不是个伪装自己的人 
Everything I tried to be, 
我每次努力尝试 
Just wouldn't settle in (oh oh oh oh) 
都无法使自己到安稳 
If I told you what I was, 
如果我告诉你 我以前是个怎样的人 
Would you turn your back on me? 
你会背弃我吗 
And if I seem dangerous, 
如果我看起来很危险 
Would you be scared? 
你会害怕吗 
I get the feeling just because, 
我有这种感觉并没有什么原因 
Everything I touch is dark enough
只是因为我触碰的每一件东西都有更黑暗的一面 
If this problem lies in me
如果这问题欺骗了我 
I'm only a man with a chamber who's got me, 
我只是一个被禁锢的人 
I'm taking a stand to escape what's inside me. 
我要逃离我内心的东西 
A monster, a monster, 
一个怪物 一个怪物 
I've turned into a monster, 
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怪物 
A monster, a monster, 
一个怪物 一个怪物 
And it keeps getting stronger. 
这怪物变得越来越强大 
Can I clear my conscience, 
我可以把我的善恶道德观变得更纯洁吗 
If I'm different from the rest, 
如果我和别人不同 
Do I have to run and hide? (oh oh oh oh) 
我该逃跑还是躲起来吗 
I never said that I want this, 
我从没说过我想这样 
This burden came to me, 
这重担压向我 
And it's made it's home inside (oh oh oh oh) 
然后在我的心房安了家 
If I told you what I was, 
如果我告诉你我以前是个怎样的人 
Would you turn your back on me? 
你会背叛我吗 
And if I seem dangerous, 
如果我看起来很危险 
Would you be scared? 
你会害怕吗 
I get the feeling just because, 
我有这种感觉并没有什么原因 
Everything I touch is dark enough
因为我触碰的每一件东西都更黑暗
If this problem lies in me
如果这个问题欺骗了我 
I'm only a man with a chamber who's got me, 
我只是一个被囚禁的人 
I'm taking a stand to escape what's inside me. 
我说过我要逃离我内心的东西 
A monster, a monster, 
一个怪物 一个怪物 
I've turned into a monster, 
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怪物 
A monster, a monster, 
一个怪物 一个怪物 
And it keeps getting stronger. 
这怪物变得越来越强大 
I'm only a man with a chamber who's got me, 
我只是一个被囚禁的人 
I'm taking a stand to escape what's inside me. 
我说过我要逃离我内心的东西 
A monster, a monster, 
一个怪物 一个怪物 
I've turned into a monster, 
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怪物 
A monster, a monster, 
一个怪物 一个怪物 
And it keeps getting stronger. 
这怪物变得越来越强大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梵尼拉之湖 | Powered by LOFTER